返回上一頁 第225章:干杯 回到首頁

第225章:干杯
來自冥界的咖啡師第225章:干杯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李月月擁抱著冷滟喜極而泣,心里的種種想法交織在一起,不知道該怎么形容,只是默默地嘆道:太好了!果真是天隨人愿!我的機會終于來了!

她們擁抱過后坐下來,李月月不斷詢問這冷滟在這里的種種見識和際遇,李月月也向冷滟匯報了咖啡吧里的經營狀況等等。當然,除了咖啡吧,冷滟還關心著她許久未見的小可愛奇奇。

“奇奇嘛,白天我在咖啡吧上班,也不知道這個小家伙在家里乖不乖......不過嘛,晚上回去以后,我看到他碗里的咖啡果實,吃得越來越少了,感覺奇奇也瘦了,似乎是因為你不在所以胃口不好呢!還有啊,它那張賣萌的小貓臉,這幾天也一直是皺著眉頭的......對了,這,是不是叫做‘相思成災’啊?!”李月月開玩笑地說道。

“啊?那奇奇沒有搞破壞?這個小家伙的脾氣可不算溫順呢!”冷滟一臉的心疼,不過提到奇奇,內心還是慢慢的溫暖。

“在你的房間以外,奇奇倒是規規矩矩,但你的房間我一直沒進去過,不清楚它有沒有在你房間里面發瘋呢!”李月月“呵呵”地笑了笑,但心里卻是有點虛的。

就在李月月來到這里之前,為了尋得她想知道的更多答案,一大早上,她就悄聲走進冷滟的房間,并拉開了冷滟一直收放著那本帶鎖筆記本的抽屜......

“喵!”

李月月的舉動當然逃不過奇奇的雙眼。抽屜剛被她拉開,奇奇就驚叫一聲并跳上了桌子。

“討厭的貓!嚇我一跳!”李月月自言自語道,拍打了幾下胸口后,又對著奇奇說道,“我就是看看,看看而已,又不拿她的東西,你至于這么大動靜嘛!”

說著,李月月伸出手去,想要翻找那本筆記本,看看這帶鎖的本子里,到底記錄了冷滟的什么心事!

“喵!”奇奇又是嚎叫一聲,由剛剛的端立著、到擺出一副誓要誓死守衛冷滟抽屜的架勢。

“不許鬧啊!不然我不客氣了!”李月月把手又往里伸了伸,卻不料奇奇一個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爪子阻撓著她的手,就這樣在李月月的手臂上留下了抓痕。

“喵!喵喵!”奇奇叫得更兇了。

“啊!”李月月尖叫一聲,抬起手臂,看到自己鮮嫩雪白的肌膚上,被奇奇的爪子抓出了幾條鮮紅的印子,還緩緩地滲出了鮮血。

“討厭的貓!居然來真的!看我不教訓你!”李月月轉身就出去找掃把,想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從所謂的爺爺附體的怪人那里抱來的精怪!

可拿到掃把再跑進冷滟房間里的時候,奇奇已經不見了蹤影,連抽屜里的那本帶鎖筆記本一并不見了。

“死貓!居然叼著筆記本跑了!”李月月看到窗戶是敞開的,心想,奇奇只有“攜日記出逃”這一個可能!

貓不見了是小事,大不了向冷滟撒個謊,說奇奇自己跑了。但抽屜里的筆記本也不見了,而抽屜始終是關著的,這可怎么解釋?總不能說奇奇自己打開了抽屜......

這會兒,李月月還沒想到答案,卻已經站在了冷滟的面前。

想到奇奇在她手臂上留下了爪印,李月月的心里只有氣,恨不得那只討厭的貓永遠都不會再出現!

聽到了冷滟對自己毫無保留地講述了在這里的經歷,李月月本來對奇奇的氣憤,似乎更加強烈了,甚至,看著眼前的冷滟、想到奶奶說過的話,包括不讓自己碰咖啡、要守護冷家之類的鬼話,李月月心底里那團火越燒越旺。

我才不相信,這輩子不能碰咖啡!我的命運才不是就為了守護冷滟!

想到距離最后一輪總決賽還有不到十分鐘,又想到自己這段時間一直在偷練咖啡技藝,李月月心里尋思著,在最后的重要時刻,如果冷滟不能正常比賽,那我豈不是可以以助理的身份代替她?!

對了!就是這樣!只有這樣才能展示我的天賦和技術,才能讓我自己在咖啡界脫穎而出、一舉成名!

李月月想到這里,搖了搖牙,似乎打定了主意。

而一直和李月月絮絮叨叨講個沒完的冷滟,正巧因為口干而在不停地喝水。

“月月,比賽就快開始了,你再休息一下,我去躺衛生間。”冷滟交代道。

“嗯,好的。”李月月看到冷滟離開座位,而桌上的杯子里還剩了半杯水。

下毒?李月月還沒這個膽量,而且“毒”在這么匆忙趕來這里的路上,也沒時間、沒機會買到。

李月月看著杯子里的水,心想著,不需要下毒,只要下藥不就可以了!不需要她出現意外,只要影響她在比賽中的表現也就達到目的了。

想到這里,李月月掏出路上碰到唐寧時,問他要來的、唐寧剛買的感冒膠囊,李月月扭開膠囊,把膠囊里的粉末倒入水中,為了更好的讓這些粉末被水溶解,她還找了根攪拌棒進行攪動......

一切都很順利,當冷滟從洗手間回來時,那杯被李月月下了藥的水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

“月月,你要不要去下洗手間?很快就要開始了。”冷滟詢問道。

“哦,不用。”李月月哪有心思上廁所,她現在只想著說服冷滟喝下這杯子中的水。

可一切都太順利了,甚至順利地出乎意料!

冷滟走過來后,居然主動拿起了那杯水,二話不說、咕嘟咕嘟一飲而盡!

這可把李月月看傻了,呆呆地坐在位置上半晌不知道該說什么。

“怎么了?月月,有什么不舒服嘛?怎么發愣?”冷滟對李月月關心的詢問,一下子倒讓李月月心生愧疚了。

“哦,沒,沒事......冷滟姐,我,我很榮幸可以做你比賽的助手。”李月月支支吾吾道。

“哈哈!別這么客氣!你有這個能力!”冷滟鼓勵地拍了拍李月月的肩膀。

這一拍,讓李月月心里的愧疚更加深了。

“冷,冷滟姐,有件事......”

“有什么事都等比賽結束后再說吧!走吧!候著去!”冷滟起身,領著李月月朝總決賽等候區走去。

來自冥界的咖啡師 https://tw.pinsuge.com/Read/418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