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760章 番外二十關于厲少楓 回到首頁

第1760章 番外二十關于厲少楓
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第1760章 番外二十關于厲少楓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熟悉的聲音,讓她猛然睜開了眼睛,不顧腳上的疼痛撲向了不遠處的男人,“嗚嗚嗚,厲爵琛,我回去想辦法挽救公司,我不查了,不查了。”

厲爵琛看著懷中被嚇得不輕的女人,并且她的話讓他一頭霧水,她要查什么?

不過,“這里有那么可怕嗎?”他在這里已經住了十幾年,天天就他和管家,最多也就是朋友過來住兩天,平時也沒感覺有多可怕啊!

“嗯嗯,你是怎么一個人在這里住下去的?明天我帶你去看心理醫生好嗎?”

厲爵琛滿額頭黑線,“……我很正常。”

“厲爵琛,你能不能陪我睡。”

“……”

“不是不是,你睡地上,我睡床。”

“……小姑奶奶,不好意思,這是我家。”

尤葭雯鼓了鼓腮幫子,“可是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女人就得被男人慣著寵著!更應該讓著!”

“……人家那說的是男女朋友好嗎?你又不是我女朋友!”厲爵琛嗤笑。

尤葭雯張了張嘴,后退一步,雙臂環胸,高傲的看著他,“如果你這樣想,那我就勉為其難的做你幾個小時的女朋友!廢話少說,走吧,我睡床你睡地板。”

“……喂,你想做我女朋友,不得問問我同意不同意嗎?”厲爵琛頭一次發現,世界上居然還有比司曉寶更奇葩的女人。

尤葭雯回頭,“那你同意嗎?”

“當然,不同意!”厲爵琛轉身往自己房間內走去。

尤葭雯急了,一瘸一拐的追上他,伸開雙臂擋住他的去路,傲然開口,“厲爵琛,如果你不保護我,出了事情你也脫不了干系!”

尤總平時工作時的凌厲,被她此刻表現的淋漓盡致。

厲爵琛冷笑,雙臂環胸不壞好意思的打量著她,“你會出什么事?不過,你就不怕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出事么?”

“當然不怕!”這點尤葭雯還是有信心的。

“誰給你的自信?還是說你感覺自己根本就沒有讓我犯罪的資本?”

尤葭雯眼中劃過一抹精光,“司曉寶啊!”她拿準厲爵琛心里有別的女人,所以對她根本不會感興趣!

提起這個名字,周圍的氣氛變了一下,厲爵琛斜了她一眼,“以后不許在我面前提這個名字!”

“……是你先跟我提的好嗎?”他不還說讓她整成司曉寶的模樣嗎?

厲爵琛沒有再理會她,率先走向她住的客房。

房間內多了一個人,尤葭雯總算安心了,迷迷糊糊就要睡著的時候,忽然想起來一件事情。

她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快四點了,正是一個人熟睡的時間。

輕輕的叫了一聲地上的男人,“厲爵琛……”

沒有人回應她,看來是睡著了,真好……

悄咪咪的溜下床,咬著牙忍著腳上傳來的痛楚,在地鋪上躺下,就躺在厲爵琛的旁邊。

聽說人睡著后,你和他平躺在一起,問什么他說什么,特別是在對方做夢的時候……就是不知道真假。

調整好自己的睡姿,尤葭雯輕輕開口,“厲爵琛……”

“嗯。”

男人的回應,讓尤葭雯興奮的差點跳起來,真的有用耶!

“你用紫魅做代號多久了?”

“十幾年了。”

那么,正題來了,尤葭雯壓下心跳,只要厲爵琛如實的回答了她,她就不用再想法設法靠近他了,“前段時間是誰讓你破壞竹頌的防御系統?”

只是,這次,男人安靜了。

尤葭雯急得一直在心里默念,快回答啊,快回答!

“是……”

厲爵琛再次開口,讓尤葭雯的一顆心提到了嗓門眼,豎起耳朵去聽那個名字。

但是……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男人一個翻身居然將她壓在了身下。

把她嚇得失聲驚呼,什么情況?!

黑暗中,一雙紫色的眸子散發著迷人的色澤……

“你……你沒睡著?”

“這就是你的目的?你到底是誰?”厲爵琛緊緊的盯著她,雙手控制住她的手腕,讓她動彈不得。

尤葭雯暗叫一聲糟糕,暴露了自己,不過只要她不說出自己的名字,他也就沒辦法!“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對方給你多少錢,我出雙倍給你,你告訴幕后指使人是誰!”

“他出兩千萬,你能給我四千萬?”

四千萬……尤葭雯有點肉疼,“好!成交!”

“成交什么,我還沒答應!為了打聽到敵人是誰,甘愿奉獻自己,這么敬業,看來你是竹頌的高管!”厲爵琛戲謔的看著她。

什么叫做甘愿奉獻自己?尤葭雯急紅了臉,“我可不是什么隨便的女人,你別想亂來!”

“不是什么隨便的女人?不隨便會隨便進男人的家里,和陌生男人共處一室?姑娘,裝純失敗了。”厲爵琛翻了個身,從她身上下來,在一旁躺下。

尤葭雯被他說的啞口無言,好像的確是這樣的……可是,她側著身看著身邊的男人,“我也都是為了竹頌,紫魅,你告訴我到底是誰讓你對付的竹頌!”

厲爵琛斜了她一眼,“你不困么?”

“竹頌……”

“我不做點什么,豈不浪費你的投懷送抱?”

因為太著急,尤葭雯自動忽略了他的警告,“你可知道你的一個舉動,對竹頌……唔唔。”

整個城堡都安靜了。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后面的情況有點失控啊……

厲爵琛發誓,他本來是想嚇嚇這個女人的,奈何她太……他一個沒把持住,就放飛了自我。

太陽透過窗臺照射進房間內,厲爵琛驚呆的看著睡熟的女人。他居然睡了一個女人,一個他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等到尤葭雯醒來,已經是下午,整個房間也只剩下她一個人。

動了動身體,渾身的酸痛提醒昨天晚上她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情。

難怪厲爵琛覺得她是投懷送抱,發生了這種事情,她之前對他的接近,可不就成了投懷送抱?

從床上坐起來,揉了揉眉間,無意間用余光掃到床頭柜上的一張紙條。

“我有我的職業道德,是誰對付了竹頌,我不可能告訴你的。但是,我會把對竹頌做過的事情,還給她。還有我會對竹頌注入資金,就當做是昨天晚上的補償。睡醒了,就離開吧!”

所以,她是被睡后,又被無情的拋棄了嗎?還是被金錢補償后拋棄了。

她尤葭雯在乎的是那點錢嗎?

也所以,在厲爵琛眼里,她就是一個不檢點的女孩子?

床單上的那抹紅色成了最諷刺的事情,呵呵呵呵。

仔細想想……好吧……和剛見過兩面的男人上了床,那可不就是不檢點?

天價寵妻:總裁夫人休想逃 https://tw.pinsuge.com/Read/4115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