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1章 你受不住我 回到首頁

第61章 你受不住我
誘餌第61章 你受不住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丈夫為一個女人爭風吃醋,被打傷,我不應該探望他嗎。”

陳淵早知道,這事,休想瞞天過海,起碼對外漏點風。

一圈子玩的,萬喜喜和周源也有交情,不可能蒙在鼓里。

“探望完了嗎。”他充耳不聞她的諷刺,“你要補償,還是斷。”

“陳淵。”萬喜喜忍耐不住了,“我不是來和你吵架,你為什么提斷?”

他摘掉眼鏡,撂在枕畔,“我不希望我未來的妻子是一個不理智,一味妒忌的女人。”

萬喜喜頓時明了,“對,我動手了。那場景,任何女人也理智不了,我不是神。”

陳淵看向她,對視間,“你下手夠重。”

萬喜喜搬過椅子,坐下,“她向你告狀了?”

“你不必將她想得那么惡意,她一直替你隱瞞。”

“替我隱瞞?”萬喜喜冷笑,“矯情演戲,故作可憐,這類女人還少嗎?帶著我的丈夫躺在她床上,嘴唇也蹭了她的口紅。”

陳淵閉上眼,生生壓下燥意,“是我趁著喝醉,強迫她。”

“你承認了。”

他合住文件,情緒有些失控,“我承認。自始至終,我纏著她不放,辜負了你的情意。你不痛快,朝我撒氣,錯在我,她沒錯。”

萬喜喜苦笑,眼眶微紅,“你也清楚自己辜負了我?”

寂靜半晌,陳淵起身,拿紙巾擦拭她眼淚,“你可以及時止損,喜喜。”

萬喜喜握住他手,臉深

埋在掌心,粗糙的肌膚紋理夾雜著藥水味,與淡了的煙味。

他太迷人。

迷人到,成為他的獵物,死在他的陷阱里,亦是值得。

萬喜喜不敢想,愛過陳淵,還能愛上誰。

但她愛上的,偏偏是一個難以掌控的男人。

他的深沉謀算,并不流淌在表面,而是窩藏在他深不可測的眼睛。

他披著一副溫和儒雅的皮囊,蠱惑接近貪戀他的女人,完全沉溺在他的世界,他的美好假象里,卻不知他有多殘忍。

“喜喜,我和你,都是不甘妥協的人,開始不認同,很難再改觀。這段婚姻會消耗我們,它不一定有好結果。”

“你以為我愿意強求嗎?”萬喜喜沒撒手,依然牢牢握著他,“我也想要我的丈夫在開始就愛我。”

她擠進他衣袖內,聽他的脈搏,“可世上,哪有百分百如意,我求不來平等的愛,求一個人,也好。”

陳淵抽出手,“你執迷不悟,我們無話可談了。”

他走向窗戶,摸煙盒。

萬喜喜緩緩起來,“你只同意訂婚,是因為沒想過結婚,對嗎。”

陳淵點上煙,揭過霧瞇眼,眺望市中心的摩天大樓,“是。”

“娶她嗎?”

“走一步看一步。”他背對,“不全為這個。”

萬喜喜笑了,“那也許,你要失望。”

陳淵蹙眉。

“陳伯父向萬家親口要了18億的注資,已經劃入富誠集團了。”

他側過身,良久,搖頭撣煙灰,“富誠與晟和的每一筆資金,我都有數,絕不收萬家一分錢。”

萬喜喜笑聲愈發大,陳淵意識到什么,眼底滲出一絲寒意,前所未有的寒冽。

她抹了一把臉,整理好自己,沒說話,離開病房。

陳淵當即撥通安橋的電話,下命令,“查。”

“查什么?”

“富誠最近的注資,究竟是哪家銀行。”

那邊沒答復。

陳淵手一緊,“你知情。”

“陳總...”

“是萬家嗎。”他厲聲打斷。

安橋深呼吸,“富誠新開的項目太多,需要大筆周轉,陳董的意思,與其高利息在銀行貸款,不如借萬家。”

陳淵面孔越來越沉,越來越陰,最終,他將手機狠狠摔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

沈楨去蕪城,同行的是喬麗,她客戶的老公,和情人在蕪城旅游,她順道拍照取證。

中午辦完事,跟著沈楨到男科醫院,在大堂截住一名護士,“陳主任在幾樓辦公?”

“市人民醫院的陳崇州教授嗎?”護士一指,“坐電梯,2樓,他和他女朋友在食堂吃飯。”

沈楨一愣,臉發白。

喬麗當場惱了,“他介紹那女的是他女朋友?”

護士莫名其妙,沒搭理。

沈楨胸口憋得難受,形容不上來什么滋味,比撞破周海喬出軌何婭的心情,還堵。

喬麗氣得破口大罵,“又一渣男!”

她之前的幾段,皆是純種渣男,和周海喬有一拼。

所以,特仇視同款。

她拖著沈楨下樓,“去會一會狗男女。”

到食堂門口,仿佛有感應,沈楨一打眼,就看到陳崇州。

他坐在靠窗位置,女人在對面,她認得,是醫科大學校長的女兒,李妍。

那回出差,飯店里見過。

挺婊的。

演技拙劣。

關鍵,大部分男人,分辨不出。

以致于她們連連得手,自然有源源不斷的新手加入,導致綠茶精遍地開花。

沈楨要是男人,她選倪影。

至少,倪影騷得坦蕩。

相比明著,女人更膈應暗騷,背后出刀子。

陳崇州上午做完一臺手術,他是特聘主刀,場面挺血腥,他潔癖,愛干凈,結束后特意回酒店沐浴過。

經風一吹,身體清冽的香味彌漫開,沈楨也隱約聞到。

他沒穿西褲,一條純棉的鐵銹灰長褲,亞麻棕高領毛衣,稍薄,顯出胸廓與腰身,在堆疊的衣領上半寸處,喉結袒露。

孤冷,沉靜,又帶點輕佻,他很會拿捏這范兒。

男人的味道,音色,風度,比臉蛋和打扮更重要,陳崇州在情場上深諳此道。

他不像那些公子哥,花里胡哨飛揚跋扈的,他甚至是單調,即使在燈紅酒綠的場所,他也游離色欲之外。

陳崇州那種禁忌感,很矛盾。

他放浪,疏離,燎起女人的火,再潑冷水澆滅它。

于是,對方魂牽夢縈,情難自抑。

他渣得是過程,是游戲的快感。

在普通男人堆,他品質上乘,在上流男人堆,他有個性,能鎮場,也會發電。

總之,天生的玩家,恰到好處的撩人。

李妍托著腮,“崇州老師,聽說你和女朋友分手了?”

他視線在別處,移回她,“你很關心我。”

【作者有話說】

感謝A^.*M!na金美娜打賞碼字鍵盤,破費了

糖糖不是糖、+1+1??、QD教書匠、回憶515、、張靈、霞姐姐打賞金幣

感謝大家投票~

誘餌 https://tw.pinsuge.com/Read/1056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