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1章 你受不住我 回到首頁

第61章 你受不住我
誘餌第61章 你受不住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陳崇州走出珠寶店,“宋黎在么?”

沈楨發覺他在查崗,硬著頭皮回,“不在,買東西了。”

他沒再問,掛斷。

廖坤一瞟,他臉黑沉沉。

“真綠了?”

常恒的消息,他原本沒當回事。

那女人挺老實,倪影這種喂不飽的貨色,到底少見。

尤其公子哥身邊,女人沒膽子太出格,能撈上一個,巴不得早日嫁豪門,討好都來不及。

可陳崇州這反應,明顯,她踩雷了。

“你哥住院,也是她大哥,念在你面子去陪他...”

廖坤沒說完,被他眼神,唬住了。

那陰森勁兒,比海嘯都野。

瘆得慌。

“買票回去?”

陳崇州淡漠吐出倆字,“出差。”

廖坤豎起大拇指,“爺們兒!草長鶯飛了,還挺得住。”

他走前面,一轉手,把項鏈盒丟垃圾桶。

“你吃錯藥了?17萬吶!”廖坤撿回,“我幫你轉交?”

陳崇州沒搭理,攔車,走人。

純屬,富貴家世和狂熱女人,慣出的毛病。

明知廖坤肯定撿,借他手,送出去。

這性子,其實,和那女人不太合適。

都心里較勁。

為這通電話,沈楨在病房里,坐著走神。

陳淵睡醒,凝望了她許久,“你有心事?”

她回過神,“沒。”在他腦后墊個枕頭,“手還疼嗎。”

“有點。”

打火機燒焦了皮肉,發炎化膿,陳淵右手暫時沒法使,常恒才拍了那喂食的照片。

“沈楨。”

他手伸向她臉,見她沒拒絕,便覆上去,細細撫摸眼梢,“我喜歡你哭。”

她不解,“哭?”

陳淵虛虛實實掩住她眼皮,她不由眨動,睫毛掃著他,綿軟像極了她人。

“我不喜歡女人哭。黃夢,林笙,她們很少在我面前哭。”

她透過指縫,看那張臉。

他三四天沒刮過胡茬,厚厚密密的一層,從鬢角,蔓延到下頜,連接咽喉,顯得無比消沉滄桑。

陳淵沒有病中的潦倒,只有一種深刻的削瘦剛毅。

“林笙?”

“她在香港。”

“你的女伴嗎。”

他回答,“不算。”

“黃秘書也愛哭?她很成熟。”

陳淵指腹滑過她唇間,停住,“沒你愛哭。”

在他身下,在他懷里,在車內,她都哭。

哭得他癢,心臟像浸了水,亂如麻。

沈楨從藥瓶里挖出一粒消炎片,喂給他,去端水杯。

突然,她感受到一股濡濕,在舔她。

隨即仰面,對上一雙曖昧、迷離的眼眸。

濕潤是他的舌尖,似有若無勾著她,溫涼醇厚,像濃稠的酒,一厘厘包裹她食指。

他竟不燙。

她印象里,他無時無刻,是灼熱的。

他的汗液像蠟油一樣,一滴,燙出一片紅。

他輕輕吻,指尖,手背,手腕,無聲無息吮,“我夢里,有過你。”

沈楨本能抽回,他咬住,“不問我什么夢嗎?”

她肩膀與脊背的曲線,局促繃直,陳淵安撫著她,一點點摩挲她的瑟縮,她的受驚。

“非常激烈的夢,我是不是很壞。”他喘著,“你哭著求我。”

這男人的喘息,在白天,也如同夜晚,性感得真要命。

陳淵這年紀,不重欲是假的,而且對質量,氛圍,情感的要求高,沒有合拍的,寧愿作罷。

因此,他也克制,不會過度放縱。

他硬件好,基本不沾則以,一沾,比尋常男人猛烈得多。

可他從不了解自己,竟有如此邪惡、壞透的一面。

無意間,被沈楨喚醒。

“我會有得到你那一天嗎。”

他一張嘴,沈楨順勢掙脫出,用另一只手捂住,緊緊攥著。

酥麻溫熱猶在,手心,后背,全是汗。

陳淵一拽,將她拽進胸膛,他側臥,她趴著,他沒有再吻她,只抱住。

唇貼在她臉頰,噓出的一縷氣息像細長的水蛇,鉆進她耳蝸,“或許,沒有那一天也好。”他抱得更用力,“我擔心你受不住我。”

怎會有她這么誘人嬌糯的女人,沒骨頭似的,瀉在他懷中,想欺負她,想得不行。

她擊垮了他的紳士,道德,令他見識到自己極為不堪的念頭。

她蜷著,不動。

陳淵沙啞得很,硬實的腹肌抵著她,“會弄壞。”

沈楨扎進他臂彎,被子蒙住頭,隔絕了他這些火燒火燎的話,不肯再聽。

回到酒店,廖坤聯系了她。

——你在總醫院陪陳淵?

她嚇一跳,在7樓來來回回尋。

——你也在?

廖坤說:外科的常恒,向陳主任告發你了。

沈楨壓根不認識這人,沒接觸過。

——他誤會了?

廖坤回她:你認為呢。

本來她和陳淵之間,就不清不楚的,差點發生男女故事。

再加上,那醋簍子,在倪影那受刺激不小。

哈雷彗星撞地球,攪得一鍋粥。

沈楨匆匆返回病房,站在床頭,看著陳淵,“我...”

他含笑問,“你怎么?”

忽然,發現她臉色極差,比他這個病人還蒼白,陳淵立刻坐起,拉她手,“不舒服?”

她躲開,沒讓他拉,“我想去找陳崇州。”

陳淵笑容一收,胳膊僵在半空。

“我雇護工照顧你。”她小聲,委屈又緊張,“他可能生氣了。”

瞧得出,她很在乎他。

在乎他高不高興,信不信她。

而陳淵并無資格,強留沈楨。

他是萬喜喜的未婚夫,她名義上的大哥。

昨晚,她說,以后不要那樣對她。

他是該掩飾住,退回他的界限里。

生在一個充滿束縛與規則的家族,他擺脫不了長子的身份,不該牽連招惹她。

陳淵勉強笑,“好。”

沈楨徹底松口氣,“那我先走了,護工馬上到。”

他仍舊回,“好。”

轉過去的剎那,陳淵在身后說,“我不是自私,非要你陪我。”他盯著她背影,“我護你,也并非索取你回報。”

她止步,靜默了一會兒,“我明白。”

沈楨從電梯出來,隔壁那部,萬喜喜正好上樓。

相互沒留意。

她拎著餐盒,進入病房。

陳淵戴著眼鏡,專注審合同,當她是護工,頭也沒抬,“放那。”

“你現在不餓嗎?”

他翻頁的動作一頓,“是你。”

下一秒,又重新低頭,“過來干什么。”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誘餌 https://tw.pinsuge.com/Read/1056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