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0章 欺騙 回到首頁

第60章 欺騙
誘餌第60章 欺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陳淵靠著點歌臺,撕下一塊襯衣,堵住傷口,止血。

周源起身,看了他一眼,踹開擋道的椅子,拉門出去。

沈楨蹲在走廊,門一開,她要闖,周源攔住,“妹妹,你是他小情人?”

她瞪著他,沒搭理。

周源戲弄她,“他有胎記嗎,多長啊。”

沈楨猛地一推,那群圍觀的公子哥放聲大笑。

電梯停在這層,周源帶頭撤了。

隨行的男人問,“源哥,陳淵后面會找咱麻煩么?”

周源插兜,看顯示屏跳躍的數字,“陳大做事光明磊落,充其量,在商場上和我過不去。”

“伯父被那姓沈的踢了,這么輕易放過她?源哥,你怕陳淵?”

“他已經開瓢了,我再動手,逼急了他,不好收場。”

最主要,周源在包廂里,記起一事。

姓沈的女人,有點眼熟。

“斕子,你查一下,這女的什么來頭,我在半山球場,見過她跟陳二。”

周源最忌諱陳崇州。

不止他,這圈里的高門子弟,都忌諱。

陳二比陳大,陰,壞,毒。

陳淵是真君子,殺伐果斷,出手再狠,在明面。

陳崇州是偽君子,陰謀暗涌,背地里,玩奸計。

寧可和陳大斗十場,不和陳二斗一場。

陳淵穩了穩神,往外走。

半拉腦袋的血,嚇得沈楨大驚失色,沖過去,“他們打你了?”

他攬住她肩膀,面孔慘白,“沒打。”

她不信,“他們沒打,難道你打自己?”

陳淵發笑,“猜得挺準。”

沈楨費力架住他,單手按電梯,“我又給你惹事了,對嗎。”

他這回,答應倒痛快,“惹得還不小。”

“你以后,別管我了。”

陳淵半副身軀的重量,壓著她,沒說話。

“他能照顧我...”

“他今晚在么。”陳淵打斷。

梯廂里,誰吐了一灘酒,沈楨躲開,逼仄的空間顯得更狹窄,她不得不挨在陳淵胸膛,“他本來要帶我出差,我沒去。”

他低頭,打量她左臉的巴掌印,指尖輕輕一劃,她緊繃。

“疼嗎?”

她小聲說,“快一星期了,早不疼了。”

電梯敞開,安橋正打算上樓,匆忙搭了把手,攙住陳淵,“陳總,是周公子干的?”

他不露聲色側身,沒讓她扶。

安橋頓時明白了,“我去開車。”

陳淵坐進后座,沈楨要去副駕,他一拽,將她拽進車里。

她歪倒在他膝上,猝不及防一抓,頭頂傳來他抽氣。

沈楨倉皇坐起,“我碰你傷了?”

“沒事。”陳淵笑了一聲,臉順勢滑進她懷里,“怕什么,死不了。”

他鼻尖抵著她胸,潮熱的氣息一呼一吸間,燙得她肌膚戰栗,軟得不行。

“你...”

車拐彎,駛出停車坪,碾過坑洼,輪胎顛得一震,沈楨不自覺前傾,分不清他有意或無意,唇齒深陷其中。

干燥的唇紋帶來粗糲的摩擦感,凜冽的鐵青色胡茬,象征成熟男人的神秘與狂野,不厚不薄的嘴唇,是陳淵擁有的性感地帶。

她最隱晦。

他最惹火。

這一刻,在血腥,傷痛,酒意和情欲之下。

攻擊著沈楨。

過電一般,從脊梁骨迅速蔓延,酥麻得她抻直脊背。

陳淵臂彎發力,摟緊她,聲音也悶啞,“沈楨。”

她渾身冒火,抗拒他,“你不要這樣。”

“不要哪樣。”

他唇一厘厘上移,吻住她下頜附近嫩軟的血管,細微的跳動,來自她脈搏和喉嚨吞咽。

“不要這樣么。”

他吮一下,停止,又繼續,反復逗她。

安橋升起擋板,間隙,朝后座一掃,攥住方向盤的手不由一縮。

也許是痛,也許是欲。

陳淵濃密整齊的短發被汗液浸濕,沿著發茬,淌過頸后一截凸起的骨頭。

他將沈楨逼到車門一角,她避無可避,偏開頭。

那相互纏繞糾葛的身體,是男人與女人,陽剛與嫵媚的糅合。

他有多虛弱,消沉,就有多撼動人的靈魂。

那股硬漢的頹唐感,破碎的俊美,是另一種極致的欲。

像黑夜里,香煙的灰燼,寂寞燃燒著。

足以,令任何一個女人,為之意亂情迷,癲狂成癮。

沈楨撐住他,衣衫完整,而他是不完整的,領結、紐扣散開很亂,強制平復著體內的沖動。

“函潤是你以前的女人嗎。”

陳淵從她頸窩緩緩抬頭,“誰告訴你的。”

她望進他烏黑幽深的眼眸,“那晚,你喊這個名字了。”

他沉默許久,“是。”

沈楨純粹好奇,他分明醉得不省人事,呼喚的女人是何種模樣。

“很漂亮嗎?”

陳淵笑著,停頓一秒,“不很漂亮,只是像你一樣清秀。”

她聽得別扭,“所以我不漂亮。”

他笑意更深,“還可以。”

安橋叩擋板,征詢陳淵,“去二公子的醫院嗎?”

他筋疲力竭后仰,“換一家。”

到達總醫院,接近午夜。

陳淵的傷縫合7針,凌晨一點半,被推出手術室。

沈楨從長椅上站起,湊到床邊。

他原本閉著眼,忽然睜開,朝她伸手。

是她身上的味道,誘醒了他。

陳淵喜歡她此刻的味道,他殘留的沉重的尼古丁,清冽的海鹽洗發膏,以及她自帶的甜香。

“我去國賓半島通知陳伯父嗎?”

他搖頭,“不用。”

血流得多,可陳淵有分寸,酒瓶擊打時,繞開了要害。

沒大危險,一旦驚動陳政,他只會更加厭惡作為禍源的沈楨。

“那你...”

他看著她,等她下文。

沈楨沒出聲。

陳淵握她手,“你沒空,不必來。”

“我有空。”

到底,是她引起的風波。

與此同時,隔壁手術室也熄了燈,一名中年大夫出來。

“常醫生,沒下班啊?”

“馬上。”他捅了捅眼鏡框,視線定格在沈楨的背影,“那誰啊。”

“病人家屬啊。”

“床上那男人的家屬?”

“應該是他老婆。”醫生摘掉口罩手套,丟進垃圾桶,“開奔馳SUV的,巨有錢,腕表是百達翡麗的高定款,消費3000萬級別的VIP客戶,才夠資格買。”

常醫生莫名其妙,“男人多大年紀?”

“三十五。”

“確定是他老婆么?”

醫生納悶兒,“常醫生,你反常啊,第一次關注女家屬。”

他沒解釋,調頭,進一扇門。

***

上周,市人民醫院的血液科醫鬧,廖坤被(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誘餌 https://tw.pinsuge.com/Read/1056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