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8章 纏 回到首頁

第58章 纏
誘餌第58章 纏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陳崇州熄滅煙頭,停在她面前,“你有嗎。”

沈楨說,“我沒有。”

他凝視她許久,沒再問,連夜離開。

45分鐘的車程,一路沉默無言。

回到富江華苑,沈楨洗完澡,發現他在隔壁,門虛掩著,沒開燈。

她躡手躡腳溜進去,黑暗里,陳崇州背對她,呼吸很輕。

似乎睡了。

她躺下,并未挨著他,只占據一張床的三分之一。

“陳教授...”

沒回應。

沈楨貼上去,手握住他肩膀,她掌心涼,他體溫燙。

生理反射令陳崇州的肌肉驟然緊縮,那凌厲的鼓脹和硬實感,充沛的力量,險些彈開她。

他分明醒著,卻故意冷落,她收回手,委屈望著天花板。

寂靜中,只有客廳的西洋鐘,在響。

漸漸地,沈楨哭得厲害,陳崇州莫名一股燥意,開了燈。

“哭什么。”

她翻個身,擦掉眼淚,“沒哭。”

他扣住她,面向自己,一抹眼下,濕淋淋的。

“沒哭?”

沈楨索性坐起,失控嗚咽著,“你和我發什么火?你在倪影那,談戀愛有陰影了,就覺得我也那樣?”

陳崇州從煙盒里嗑出一根煙,揭過蒸騰的青霧,打量著她。

她放在這的睡衣,有兩件。

此時這款,是香檳粉,濃淡皆宜的顏色,濃了,嫵媚婀娜,淡了,骨子里透出清純。

包裹著她的身段,泛著奶白的流光,風吹日曬通勤,很少有女人能像她這樣,一身肌膚潤白得膩人。

穿與不穿,各有韻味。

天生的小妖精,只不過,沒經驗,所以沒熟透。

都說,女人能分辨綠茶婊、白蓮花,男人也了解男人是什么貨色。

試過沈楨的滋味之后,陳崇州委實不理解周海喬。

她是一個非常惹男人上癮的女人,那具嬌軟清香的身體,可以說是世上的萬毒之最,萬欲之源。

女人過于盛放,一眼到底,就沒情趣了。

偏偏她,是半苞半花,苞尚且合攏,似開不開,外面已經張開的花瓣也青澀,不禁碰,碰得狠了,男人想要更狠,碰得淺了,又把持不住。

她迷惑人,也毀男人。

還不自知。

陳崇州走神之際,沈楨哭累了,見他實在太冷漠,主動湊上前,吻他的唇。

正好,他吐出煙霧,沒想到她玩這個,來不及咽回,全部灌入嘴里,沈楨嗆得咳嗽。

陳崇州笑了一聲,隨手丟到床頭的煙灰缸。

確實,道行差強人意。

大部分男人嗜好何婭那種,特直接,什么場面都接得住。

沈楨這種,披著不會撩人的胚子,行撩人的風情,沒眼光的,就錯過了。

有眼光的慢慢發掘,當真是,懶得禁欲,在她身上怎么欲,都欲得不盡興。

陳崇州嗓音喑啞帶著顫,微微的顫栗像沾水的柳葉尖兒,潮濕得性感,勾女人的心,撓女人的癢。

越不往深處去,越渴望在深處。

“我要是不生氣,你矜持到什么時候?”

沈楨推他,沒推動,他臉型不大,頭分量卻沉。

她埋在他胸口,不吭聲。

***

第二天中午,陳淵徹底清醒過來。

睜開眼,角落的皮椅上,萬喜喜坐在那。

他面無表情拉過毛毯,蓋住下半身,“幾點了。”

她沒回答他,反問,“你記得發生什么了嗎?”

陳淵頭疼欲裂,點上一支煙猛吸,試圖壓一壓。

萬喜喜站起,“怪不得你提前走,安橋那個狗腿子說你胃不舒服,送你先回家,原來,是替你打掩護和她幽會。”

他眉頭擰成一股,沉重得化不開,“你胡言亂語什么?”

“我胡言亂語?你自己干的好事,被我捉奸在床,伯父伯母都在場,你大可去求證!”

陳淵銜著煙,看向她。

腦海里,零零散散的片段閃過,他竭力回憶,只依稀浮現出,自己摟著一個女人的畫面。

最初,女人的眉目輪廓像極了函潤,后來明朗些,是沈楨。

他頃刻變了臉,掀開被子下床,穿上西褲,匆匆要走。

萬喜喜截住他去路,“你去哪?”

陳淵說,“讓開。”

她拽住他胳膊,“我們訂婚當晚,我的未婚夫和另一個女人,在房間打得火熱,我有多難堪,你現在扔下我,沒有半句解釋,去找她?”

“我回來向你解釋。”他繞過萬喜喜,往外走。

她追出一米,“你真醉嗎?陳淵。”

他步伐一頓,沒出聲,揚長而去。

過道盡頭的客房空空蕩蕩,方姐在整理窗臺,陳淵攔住,“沈小姐呢?”

昨晚太荒唐,方姐服侍的年頭不短了,她直言不諱,“你糊涂啊。”

好在,萬喜喜有分寸,沒張揚,也沒賭氣回萬家,給陳淵留足了余地,才勉強瞞住,不然萬宥良哪會罷休。

陳淵揉著太陽穴,“她人呢。”

“二公子帶走了。”

他一下又一下揉,力道發狠,氣惱自己連累了她,“什么情況。”

“還用問嗎?”方姐嘆息,“二公子的脾氣,您不是不清楚。”

出門時,那臉色陰的。

陳淵去地下車庫,反鎖門窗,靠著椅背啟開一瓶洋酒,張大嘴灌了半瓶。

情難自抑是他的罪過。

酒醉太深,那一刻,函潤,他遺憾的過往,痛苦,緬懷,愛情,統統破繭而出。

復雜,癡纏,剪不斷。

他殘存的意識,在經過那扇門外,有一霎清晰到極致。

函潤也住過那一間,她刮起陳淵記憶的狂風。

當沈楨打開門,他醉得神志不清,卻知道,如今,不是函潤。

萬喜喜沒說錯。

他吻著誰,抱著誰,他并非糊涂。

沒有坦蕩的資格,只好借著一場宿醉。

陳淵呼出一口氣,拿起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見一面,行嗎。

***

何佩瑜那幾日發燒說胡話,吃什么嘔什么,和中邪沒區別,專家會診也檢查不出毛病。

程世巒告訴陳政,認識一位泰國的法師,驅邪有一套,不如請他死馬當活馬醫。

陳政不迷信。

可名利場,寧信有,不信無。

早前,津德的二公子能力與陳淵齊名,號稱權貴家族的“雙驕”。

陳崇州熄滅煙頭,停在她面前,“你有嗎。”

沈楨說,“我沒有。”

他凝視她許久,沒再問,連夜離開。

45分鐘的車程,一路沉默無言。

回到富江華苑,沈楨洗完澡,發現他在隔壁,門虛掩著,沒開燈。

她躡手躡腳溜進去,黑暗里,陳崇州背對她,呼吸很輕。

似乎睡了。

她躺下,并未挨著他,只占據一張床的三分之一。

“陳教授...”

沒回應。

沈楨貼上去,手握住他肩膀,她掌心涼,他體溫燙。

生理反射令陳崇州的肌肉驟然緊縮,那凌厲的鼓脹和硬實感,充沛的力量,險些彈開她。

他分明醒著,卻故意冷落,她收回手,委屈望著天花板。

寂靜中,只有客廳的西洋鐘,在響。

漸漸地,沈楨哭得厲害,陳崇州莫名一股燥意,開了燈。

“哭什么。”

她翻個身,擦掉眼淚,“沒哭。”

他扣住她,面向自己,一抹眼下,濕淋淋的。

“沒哭?”

沈楨索性坐起,失控嗚咽著,“你和我發什么火?你在倪影那,談戀愛有陰影了,就覺得我也那樣?”

陳崇州從煙盒里嗑出一根煙,揭過蒸騰的青霧,打量著她。

她放在這的睡衣,有兩件。

此時這款,是香檳粉,濃淡皆宜的顏色,濃了,嫵媚婀娜,淡了,骨子里透出清純。

包裹著她的身段,泛著奶白的流光,風吹日曬通勤,很少有女人能像她這樣,一身肌膚潤白得膩人。

穿與不穿,各有韻味。

天生的小妖精,只不過,沒經驗,所以沒熟透。

都說,女人能分辨綠茶婊、白蓮花,男人也了解男人是什么貨色。

試過沈楨的滋味之后,陳崇州委實不理解周海喬。

她是一個非常惹男人上癮的女人,那具嬌軟清香的身體,可以說是世上的萬毒之最,萬欲之源。

女人過于盛放,一眼到底,就沒情趣了。

偏偏她,是半苞半花,苞尚且合攏,似開不開,外面已經張開的花瓣也青澀,不禁碰,碰得狠了,男人想要更狠,碰得淺了,又把持不住。

她迷惑人,也毀男人。

還不自知。

陳崇州走神之際,沈楨哭累了,見他實在太冷漠,主動湊上前,吻他的唇。

正好,他吐出煙霧,沒想到她玩這個,來不及咽回,全部灌入嘴里,沈楨嗆得咳嗽。

陳崇州笑了一聲,隨手丟到床頭的煙灰缸。

確實,道行差強人意。

大部分男人嗜好何婭那種,特直接,什么場面都接得住。

沈楨這種,披著不會撩人的胚子,行撩人的風情,沒眼光的,就錯過了。

有眼光的慢慢發掘,當真是,懶得禁欲,在她身上怎么欲,都欲得不盡興。

陳崇州嗓音喑啞帶著顫,微微的顫栗像沾水的柳葉尖兒,潮濕得性感,勾女人的心,撓女人的癢。

越不往深處去,越渴望在深處。

“我要是不生氣,你矜持到什么時候?”

沈楨推他,沒推動,他臉型不大,頭分量卻沉。

她埋在他胸口,不吭聲。

***

第二天中午,陳淵徹底清醒過來。

睜開眼,角落的皮椅上,萬喜喜坐在那。

他面無表情拉過毛毯,蓋住下半身,“幾點了。”

她沒回答他,反問,“你記得發生什么了嗎?”

陳淵頭疼欲裂,點上一支煙猛吸,試圖壓一壓。

萬喜喜站起,“怪不得你提前走,安橋那個狗腿子說你胃不舒服,(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誘餌 https://tw.pinsuge.com/Read/105633/index.html